追蹤
叙情的に過ぎた時間と不確定な未来へのレクイエム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5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十年樹脂木,百年海月人

 
 

 
Plastic Tree留給我的。
 

 
會場內禁止攝影,所以只拍了THE WALL外面的宣傳看板作為紀念。雖然這個廣告單上也有。
 

 
放在口袋裡的票,結束後已經爛成這副德行了。
當時全身都是濕的,別人的汗自己的汗其實分不出來。
 

 
T-shirt,他們Encore時就是穿這件。
太朗難得沒把衣領往下扯,老實說還挺不習慣的。
 

 
買T-shirt送的徽章,P和T組成的Plastic Tree。
 
 
 
還有全身的酸痛,喉嚨的疲累,揮之不去的耳鳴。
 
以及回憶。
 
 

 
 
都過去了。
 
最早的心慌、喜極而泣的眼淚、很難期待卻倏然消逝的一段時間、最美好的那晚。
十分接近卻始終碰觸不到的距離、震耳欲聾的音響和尖叫聲、他們每一個眼神。
 
是啊,都過去了。
 
而回憶留給我什麼了呢?
 
 
 
太朗的輪廓已經開始模糊,明的吉他聲都被耳鳴取代,Hiroshi足夠撞擊內心的鼓聲漸小,正的微笑好遙遠。
怎麼辦才好呢,如何才能把一切都清楚烙印在心裡。
流淚其實很簡單。
 
我是不是只要哭泣,就能夠將當晚的記憶完完整整找回來?
 
 

 
 
仰望的視角讓太朗看起來格外高大,我以為他是脆弱且需要關心的。
可是那晚被細心照顧到的其實是我們。
 
歌唱的太朗和說話的太朗是兩個人。
 
歌唱的太朗對我而言是陌生的。
他的世界高築一圈バリア,明明孤獨一人,卻又冷漠地將他人隔絕在外。
太朗甩甩頭貌似不在意,可是我們不得不在意啊。
怎麼樣才能把手伸到你那裡呢?
 
胡亂說話還詞窮的笨蛋太朗似乎親切熟悉了許多。
永遠像個小朋友一樣就好。
 
在距離最近的那一刻,才發現這個人好遙遠,可是某些記憶還要更加深刻,所以說什麼也不會放下手。
讓我們把雙手遞過去,好嗎?
 
 

 
 
阿歸生日快樂,祝你幸福:)
寶貝小喬阿歸你們都加油,把手伸給Plastic Tree吧,讓他們在海月的感動灌注下,茁壯並且永不凋零。
 
把彼此用真っ赤な糸牽在一起。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